主页 > L生活帮 >【医展身手】从政方知医者父母心余国华告别政坛钻研自闭症 >

【医展身手】从政方知医者父母心余国华告别政坛钻研自闭症

时间:2020-06-12 来源: L生活帮 点赞: 723

【医展身手】从政方知医者父母心余国华告别政坛钻研自闭症(马六甲讯)因“跳沟渠”而名噪一时的甲市区国会议席候选人余国华医生,两年前退下政坛,专注医疗事务。一直以来,念医是余国华的兴趣,但是真正的推动力却源自母亲。原来在他年少时,母亲曾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患有忧郁症,在母亲康复的过程中,他们一家经历了许多困难和挣扎,这让他深刻体会和了解到,精神病患和照护家属所面对的无助、混乱和挣扎等状况,从而激发他欲当医生的信念,“如果我是医生,就能给予妈妈更好的帮助。”余国华来自森州马口,13岁那年,母亲认为只有教育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所以把他送到马六甲一间中学寄宿,并留下一句话:“送你出去,好好学习,未来如何,就看你自己了!”年少的余国华没有让母亲失望,他不但成为一名医生,也非常关注与精神科领域相关的学术和医疗,除了对自闭症领域作出探究,去年也开始修读再生医学(regenerative medicine) 硕士学位,希望能够更深入帮助病患。他忆述,在母亲忧症发病期间,他和哥哥常常要轮流陪母亲到中央医院複诊,这也是他开始接触病人和家属的启蒙期。这段时间,他在陪伴母亲的同时,常主动和其他病人聊天,了解和鼓励他们,这样的经历让他打定主意要研修精神科。因为家庭并不富裕,余国华成为医者这条路也并非一路顺风。当他要选修医科时正碰上1997年经济风暴,原本打算中六毕业直接到印度唸医学系,最终变成在印度修读2年半后,再回到本地Manipal医学院继续学业,2004年毕业后直接到中央医院实习和服务。关注边缘团体 病人眼中好医生成为住院医生后,他终于敲了精神科部门,在这部门服务了近2年后,他打算继续修读硕士时,他的人生来到另一个交叉点,只好捨弃进修,抱着满怀的热诚从政。成长过程中物质上的不足并没有让余国华把人生目标定位在“金钱”上,相反,怀有赤子之心的他非常关注缺乏资源、贫苦或被边缘的群体,总在生活中、能力範围内伸出援手,而这也促成了他踏入政坛的因素之一。在中央医院服务时,他碰上很多家境贫苦的病人,通常他都主动帮助这些病人申请政府的医药福利,在病人和家属眼中他是“好医生”,渐渐的一些有政治背景的大叔大婶碰上有需要的病人时,都会建议向他求助。【Profile】余国华,现年39岁,2004年毕业于马六甲Manipal医学院,随后进修生物医学疗法以治疗特殊孩子,他也是东南亚唯一获得MAPS Fellowship(特殊儿科医学院院士)资格的医生,并于2014年在东南亚首度举办的“生物医学疗法研讨会”上,担任大会主持人。现任马六甲中风协会主席、马六甲肯纳儿协会医药顾问、Raubhatulazim(过动症)组织医药顾问、马六甲中央医院精神疾病部门理事。父母寄望当专科医生2008年,马华成立志工队时需要医生,余国华被邀请加入这个志工队,这也是他走入政坛的起步。但是隔年他面临人生一个重大的抉择─从政或继续唸硕士。“当时我想,选择政治这条路,就有机会进入现有的政治体制内参与政策上改变,可以在更宽大的平台上最大化的帮助更多人,同时也可以对不公平的政策作出更直接的反对,在思前想后之下,我放弃了唸硕士的机会,在2009年开设诊所,一边从医,一边活跃于政坛。”余国华2008年开始在马华旗下的志工队活跃,直到2013年大选,他被推荐出任甲市区国会议席候选人。这段期间,他并没有放弃医生的职责,除了普通病人,之前在精神科部门的病人也在他开诊所后继续到来求医,并介绍其他病人上门,而这些年,在医疗上帮助有需要者的心意也没离开过,他一直参与非政府组织如自闭症协会的义务工作。“当我决定踏入政坛时,父母都觉得可惜,因为他们都希望我成为专科医生,他们虽然没有反对,但也不鼓励,只是尊重我的决定。”明知当“炮灰”仍上阵当年,怀有一颗赤子之心,对政治仍保有一份理想和憧憬的余国华医生,在相对讲求权力、财力、尔虞我诈和弱肉强食的政治大环境中会面临怎幺样的一个沖击?最重要的是坊间对他的第一印象。当他在2013年代表马华出来竞选甲市区国会议席时多数人都笑他傻,明知没有赢面还是勇字当头成“炮灰”。为何明知是炮灰也要当候选人?“那个时候的我对政治改革还有自己的理想,希望从政之路能带给人们带来更多帮助,而且这也是累积人生经验难得的机会!”不得不提他在竞选期间“跳沟渠”的事件。当时市区三巴弄一带逢雨成灾的情况长年未解,他想,倘若有重要人物也住在这一区,相信水灾问题应该很快会被解决。“我在一个讲座上说,如果我当选,当地的水灾问题没有被解决我就跳河。但是,事件经过辗转,变成了要我在竞选期间以跳沟渠的方式引起当局关注水灾问题,争取当局的支援解决问题。”这件事的转折和我当初所想所说的有很大的出入,我心里也有很多挣扎。当我回心一想,如果这一跳真能引起当局的关注,愿意实实在在的寻找方案改善一雨成灾情况,让当地居民生活得更好,那是否值得一跳?”结果,他一跳成名!而实际上,他这一跳也真引起当局的关注,快速的在当地增设了3个水泵,暂时解决了一雨成灾的窘境。跳沟掀两极迴响余国华医生要跳沟渠的事经报后道后引起坊间很大迴响,有人笑他傻,有人说他在“做戏”、搞小动作、博同情以争取选票……也有更多支持者认同他讲到做到,但也有人事先不断劝他放弃。无论是哪种声音,他说,自己心中清楚明白为何要来这一跳就已足够。经历了这一些,如果事件重来,是否会做出跳沟渠的决定?“现在的我比以前成熟,做任何决定也会思考更多方面的感受。”另外,他说,凡事都有两面,在政治生涯中让他更能体会在多元种族的国情中,上至国家领袖下至地方上的官员,在推出任何一项决策时都要顾及各方的感受和需要的难处,往往很多时候无法两全其美。“就我个人的经历而言,不能否认的是在体制内由于有了关係和情面,当我们要求对地方上的基本建设作出改善,或者是帮助有需要者提出各项申请时,通常都会比较快速进行。”理想与现实起冲突2008年至2014年,短短的7年政治生涯中,医生和政治人物身份和特质上的差异带给余国华很大的沖击。“穿上白袍面对病人时,医生是具有权威和主权的,也是被尊重的;换上衬衫打上领带面对选民时,情况则相反了,尤其代表的是普遍上不被看好的当权政党。”他说,在医学领域中任何情况必须以真实、客观和理性作出研判;政治圈里的生存法则却是妥协、牺牲和违背自己的理念、原则以达目的,两者极端的价值观,以及改革的理想和现实利益的冲突,往往让他面对许多心里挣扎。“在这期间,病人在面对我时都会和我谈论政治,对我的政治人物身份也有很多反应,这在我的医者生涯中带来很大的影响。很多病人都说我的个性应该继续当医生,都认为我不应该从政。”然而,如今回头一望,凡走过的必留下痕迹,他觉得自已总算做了一些事,虽不完美,但在这当中也帮助了不少人,也能面对下一代。对不起忠心选民为何选择退场?“从门外看门内,看不清楚,只有进入门内,才可以看到人生百态。从政生涯中最大的体会是在斗争中浮现、发挥得淋灕尽致的人性中的阴暗面,所有的一切包括朋友、家人都能够在权与钱的势力下被典当。”余国华对此深思熟虑,“如果我继续在政治这条路上走下去,我不见得能带给人民要的改变,相反,在现实的游戏规则下恐怕我自己也会随着大环境融入这大染缸而变质,而这不是我想要的人生。”余国华在2014年退出政坛。对他而言,最难过的是对不起曾经支持他的选民。“我发现,凭己之力是没有办法达到我想要的改革,在这前提下我放弃、退下了,这让我觉得很对不起那些曾相信我、支持我的选民,我很难过,并花了一段时间面对和消化各种批评。”家丑不外扬 害忧郁者迟求医“人们需要学习更懂得聆听,不能淡化或小看身边的人倾诉时的事情,因为一些事情对我们而言也许是小事一桩,但对当事人却有可能是巨大的沖击,往往影响他或她的思绪,继而带来心灵上的创伤。”余国华从自身家庭的经历及在精神科领域浸淫多年的历练,让他深刻体会病人的心理之余,也对家属的需要知之甚深,并了解到家庭的支持对病人的重要性。他说,家庭系统及社会大众的支持和鼓励是帮助病患走向康复大道的最好资源,但可惜的是,至今仍有不少家庭在某个家庭成员出现情绪问题时,基于对情绪问题认识不深,或是无法接受和面对,往往都说“等一下啦、没问题的、不要想那幺多啦”等态度,以致失去了治疗的黄金时刻,等到求医时病况已相当严重。“不能否认的是,人们仍害怕外人知道家庭成员中,有人患上忧郁症等情绪问题,这通常使到求医的需求被拖延了至少1至3年,直到有关家庭成员出现自伤或伤人情况时,家人承受不了才会求医。”沉澱1年 修读再生医学余国华2014年退下政坛后,用了1年的时间离开群众的视线,安静自己。不过,他仍持续在医学上的探索,关注与精神科领域相关的学术和医疗,除了对自闭症领域作出钻研,去年也开始修读再生医学(regenerative medicine)硕士学位,希望能够更深入帮助病患。他说,多年前他曾与一对育有自闭儿的夫妇相遇,让他对自闭症和家属有更多的了解,接触了“生物疗法”,并在对方成立自闭症协会时,给予参与和帮助至今。他也是甲州肯纳儿自闭症协会特教中心顾问。“一般的医学是你生什幺病,就配什幺药,医疗特性是直接了当。生物疗法则探讨病因的起源,比如为什幺会有自闭症?是因为食物,还是体内重金属过量、营养不足、免疫系统问题、肠胃问题等,然后从不同角度切入,找出治疗方案。”生物疗法治自闭儿他补充,“生物疗法”在美国已流行多年,甚至有成立协会作出研究和推行,他本身也曾前往美国进行研究,并带回国与自闭症家庭作出分享和进行治疗。“自闭症的出现在遗传基因方面至今仍找不到原因,但是根据这15年来的研究,环境的影响是因素之一。”“至于再生医学则是和干细包相关的学科,我们相信这也是治疗自闭症未来的方向和趋势,而我想更深入了解这一块领土。”目前,除了在诊所见病人、继续唸书之外,他也受邀到各地演讲,以让更多人了解自闭症、情绪等问题,提高人们在这方面的醒觉意识,使社会更易于接纳这些群体。/陈家瑜.2017.04.05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申博私网放线|权威生活门户网|居民生活资讯|解决生活问题|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350vip葡京集团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188金宝慱88金宝搏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