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生活帮 >她冷冷的说:「儿科终究是个照顾家属的科」但那一夜,她冲动了. >

她冷冷的说:「儿科终究是个照顾家属的科」但那一夜,她冲动了.

时间:2020-07-01 来源: L生活帮 点赞: 788

小朱说:「庭庭回来了!」
我:「真的?! 」

事隔几近一年之后,庭庭回来继续完成她的儿科受训。

当年,一群女医师,我(外)小朱(妇)庭庭(儿),即将崩坏四大科就佔了三个。再加一个小梅(骨)。同届受训,同run(浪费人生)PGY,常常聚会碰头。

不过,刚休养回来的庭庭,不一样了。依旧对家属客气,依旧对家属问诊仔细,但是她说:

「儿科终究是个照顾家属的科」
「只要安抚好家属就算了。」

她冷冷地瞄一眼经过的小小孩。

我:「怎幺说? 」
庭:「你听过院外有些诊所,评价两极,但是喜爱跟信服的家长还是趋之若鹜吗?」
我:「知道阿。」

身处在医学中心久了,其实跟外界「开业术」脱离,听到一些方法,都有些错愕。动辄打抗生素,把消炎针稀释配入电解质配维他命B群,看起来黄澄澄一大瓶,说是「注消炎/营养针/大支」。打完病人都精神抖擞,「讚!」

无良一点的,打类固醇,药到病除,所有症状全无!(当然,人家是美国仙丹)。结果病人白血球低下到只剩三千(正常一万),发危险值通告时,庭庭摇头,耸肩,「有甚幺办法?人家外面诊所讲的一口好医术,家属都还不相信小孩白血球低下,是他们害的。」

还有一种,够权威,诊间内完全不让家属发问。这无妨,讲十句话有九句是对的,却是难以直接第一时间察觉奇怪的地方。

「小孩的免疫力是要自己训练的,不断打针吃药只是对病毒投降!自己身体的调养才是最重要的!」

庭庭转述给我听。

我:「大致听起来还算对阿?避开类固醇,不得已不使用抗生素,这是普世儿科通则。」
庭:「但是那医生接下来会斥责,曾经去别处求诊所开的药都错。」
我:「小孩很多症状是病毒感染,给一些症状缓解的药应该的阿?」
庭:「有些家属就会陷入,『他说他个案够多,我相信他专业,他骂我带小孩去哪个医学中心看,说我小孩哭闹都是因为肠绞痛。』」
我:「每个都最后诊断是肠绞痛? 」
庭:「然后家属竟然说:『重点是做错被骂是应该的,我不想当自以为是的父母,为了小孩学习,我认为很棒,我甘愿被骂。』」
我:「ㄟ?? 」(怪怪的?)
庭:「最后医生顺便加一些自费健康检查,斜颈,睡姿不良,家属都心甘情愿。」
我(爆笑): 「斜颈哪那幺高发生率?」

看完这类医师的病人,都像去参加了圣X派的教会被感召过一样,有办法骂到家属停止思考,然后从另一个思考不足的框框,又掉到「只相信该医师就对了」的框框,但是,医疗从来就不是只有听谁,谁就是唯一的神。

正确卫教是需要花费时间心力的,鼓励病患寻求第二意见也是可接受的,但是光门诊看报告,「又没开药,干嘛收挂号费」已经成了普世健保豢养出的刁民通则,谁还花时间去一一解释?

「顾好家属就好了。」庭庭淡淡说道。

小朱:「妳也觉得庭庭她……」
我:「对。」

我们都察觉庭庭的转变,曾经爱着各个宝宝的小园丁,默默耕耘数年如一日的小花园,那个庭庭,受了很大的伤。 (请见 <生命的舞动>)

医疗不是服务业,医院不是旅馆,护理师不是服务员,「生命」加诸在每个人类身上的苦痛,祂一视同仁。没有人自愿住院的,没有正常医护人员愿意害病人生病的,这简单「医护人员」四个字,花了多少人生黄金岁月,求学,受训,练习,累积经验?然后在面对病痛时,从「感同身受」出发,儘快跨过无所助益的情绪泥沼,能够「专业处理」。

但是现在的「专业处理」没人尊重,连长官视其物美价廉为理所当然,若再撇开了「感同身受」呢?

庭庭就是这样,我们束手无策。

她冷冷的说:「儿科终究是个照顾家属的科」但那一夜,她冲动了.Photo Credit: Lisa Liu

庭庭说:

「妳知道,我是怎幺把汽车后座Baby in car贴纸,边哭边撕掉的?」
「我不再能满怀关爱,去爱其他的小孩,我会一直想到。」
「我也知道,才五周的小孩没心跳,医学名词是missed abortion,我也知道那是一开始染色体结合的问题。」
「可是在生与死面前,我顶多只是知道医学参考书上所写的内容的人,我还是普通人,我也只是个普通的……妈妈。」

她哽咽:

「我没有比较会处理,我只是普通人,我不想再去多管别人家的事,我……没办法」
「现在我只想……受训完成把专科一拿到,马上离开」

在生命面前,她跟所有人都一样痛苦挣扎,曾经熊熊燃烧的火炬,熄了,我买给她的热咖啡,在她手中逐渐冷掉。曾经郁郁苍苍树影扶疏,枯了,无处可藏的寒冬降临。


今晚刚好小朱,庭庭,我都值班。小朱的产房中,一床六个多月大的早产孕妇,因家庭因素,小孩不留。

小朱苦恼:「可是宝宝生下来手脚都会动了……」

这类故事不断上演,今天的不一样。

一般早产,产房内另外会有新生儿科医师待命,接过产科医师手上的小孩后马上抽吸口内液体,甚至插管急救进保温箱。这些小小巴掌天使的急救远超乎普通想像,是用两根手指心肺按摩,因为小孩是如此纤细又脆弱。

今晚新生儿科待命,正好是庭庭,她说「尊重家属」。

然后小宝宝就无保暖,无擦拭,放在人去楼空的产房内,「等他自己没有vital sign」(生命徵象)。我一整个内心os是孟克吶喊状,但是妇科跟小儿科,早已知道这常态。

继续值班,继续等待的夜晚,我跟庭庭边走边聊,不同的是,她不时瞄向待命的手机,我们都心照,但不宣……

三小时后,小朱打来:「宝宝还在动,颜色也红润,这……我从来没遇到过这样。」

但是,家属事前已经告知,拒绝任何后续通知。相敬如宾的医疗,尊重家属的一切,病人不见得会找你麻烦,家属才会。

着急?自找麻烦?

每个人心中千头万绪百转千迴,却甚幺也不能做……

四小时后,小朱发抖的说:「宝宝有一点哭声了……我受不了了……」

「啪!」庭庭突然拍桌站起。

她吼:「家属住哪床?」
小朱: 「8楼23床,妳要干嘛?」

庭庭早已拔腿狂奔!留我整个目瞪口呆……

五分钟后,惊人的事情发生了,庭庭打给小朱边喘边说「妈妈说,要救!」小朱正在产房旁值班室,整个人都跳起来!不,应该是整个产房的医护人员都跳起来!

小朱: 「好!妳在哪?」边夹手机边穿鞋夺门而出
庭庭:「我在八楼马上下去!」

产房跟我外科刀房相通,我正在走道上跟手握急救箱奔跑的庭庭擦肩,来不及问,她丢下一句:「妈妈说,要救!」

我整个人震慑住,庭庭甩了马尾消失在转角,我却彷彿听到 The Verve 神韵合唱团的Bittersweet symphony响起。

那宛如,心跳搏动的弦乐背景音乐,响起。

小朱与庭庭协力,小四爷(四小时宝宝的绰号)急救成功,放进保温箱。

在新生儿加护病房(NICU)内,我问:

「妳知道妳很冲? 」
庭庭微笑说:「恩知道。」
我又问:「摆了那幺久,四小时ㄟ,要是急救起来一辈子出甚幺问题,家长要妳负责怎幺办?」
庭庭: 「恩 。」
我:「那妳到底在想啥?」
庭庭 「我说不上来,或许以后我不会再作这样冲动傻事,可是当时,我好像……听到心跳声,我当下……就是……」

已不须再多言词。

我俩相视,看向急救成功后,在保温箱内熟睡的小四爷,他的妈妈紧贴一旁,握住只有一个成人指节大的小小手…….

最后我问:「妳到底那时候跟妈妈说了啥?」
庭:「我只说一句:『四小时了,宝宝还在,要救不救?』」
我问:「妈妈呢?」
庭庭:「妈妈一听大哭,问我『这幺久了,还救得起来吗?』 」
「只要妳确定,一辈子用尽一生力量拜託,我就救! 」
她顿了顿,「曾经,我最想救的没法救,但是,现在我答应妳 」
「只要妳确定,一辈子用尽一生力量拜託,我就尽全力救! 」

庭庭转头,微笑。

繁花绽放。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申博私网放线|权威生活门户网|居民生活资讯|解决生活问题|网站地图 申博开户网站 申博138体育真人荷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