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生活帮 >曾住隆市6年重返寻资料西尾佳织勤编着筹演日妓舞台剧 >

曾住隆市6年重返寻资料西尾佳织勤编着筹演日妓舞台剧

时间:2020-07-16 来源: L生活帮 点赞: 124

曾住隆市6年重返寻资料西尾佳织勤编着筹演日妓舞台剧曾住隆市6年重返寻资料西尾佳织勤编着筹演日妓舞台剧曾住隆市6年重返寻资料西尾佳织勤编着筹演日妓舞台剧曾住隆市6年重返寻资料西尾佳织勤编着筹演日妓舞台剧曾住隆市6年重返寻资料西尾佳织勤编着筹演日妓舞台剧曾住隆市6年重返寻资料西尾佳织勤编着筹演日妓舞台剧曾住隆市6年重返寻资料西尾佳织勤编着筹演日妓舞台剧

5岁时,西尾佳织举家随着调职的父亲从日本迁移到吉隆坡,11岁时又随父亲从吉隆坡迁回日本,虽然这一别,她要到20年后才重新踏上大马的土地,但她重临吉隆坡时,乡愁排山倒海扑面而来的一刻,却让她更加确定,吉隆坡之于她,根本就是异国故乡。

2年前,这位年轻的日本舞台剧剧作家兼导演到访槟城,首次听说日本娼妓(Karayuki-San)的事迹后,即勤找勤读许多相关书籍,準备把被当局扫进地毯下、被许多日本人刻意遗忘的这群不幸女性的遭遇写成剧本。

她说,她给自己3年时间完成剧本,并希望届时能把该舞台剧带到马来西亚演出。

很久很久以前,大概是十九世纪末到上世纪卅年代期间,当日本还是一个贫穷的岛国,马来西亚还叫做马来亚时,有一群来自贫苦家庭的日本少女被人口贩子拐卖到南洋、中国东北、西伯利亚、苏联、旧金山等地,过着苦不堪言的皮肉生涯,人们称她们为Karayuki-San,意为“远行之人“。(注:字面的意思是“唐行之人”,原指所有到海外工作的日本人,后来演变成东南亚日本娼妓的专有名词。)

这一群远行的日本女人就像今天的菲律宾、印尼、柬埔寨和缅甸女佣一样,将辛苦赚来的皮肉之钱悉数汇回家,不但为国家带来数目可观的外汇,同时也带动日本海外贸易,慢慢的,小小岛国经济获得改善,逐渐富裕起来,并且开始享有国际地位,光鲜亮眼,再也容不下一丝尘埃。

在体面的当权者面前,Karayuki-San开始显得碍眼,甚至被视为一道污迹和国耻,继而被扫入地毯底下,不再提及,于是,Karayuki-San一度像不曾存在似的,被大部分的日本人遗忘了。

儘管被祖国否认,“远行的女人”仍于历史洪流的瞬间,在马新两地留下足迹,有人把她们的故事写出来,三不五时泛起一些涟漪。

2016年,年轻的日本舞台剧剧作家兼导演西尾佳织远道而来,参加槟城乔治市庆典,她在庆典中结识许多志同道合的艺术家,并从一人口中听说Karayuki-San在槟城的事迹。

她讶异地说:“作为一个日本人,我竟然没听说过Karayuki-San。”

念大学时创“鸟公园”剧团

远赴他乡被迫为娼的Karayuki-San,她们是谁?

西尾佳织脑海中出现一幅虚构的画面,画面中,是她自己,在妓院里。于是,她想深入了解有关Karayuki-San的历史,便找来许多相关书籍,益发挑起她把这些日本娼妓的遭遇写成剧本的念头。

今年33岁的西尾佳织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大学时主修艺术评论,早在大学期间,便参与过舞台剧幕后工作。她在大学第三年成立名为“鸟公园”的剧团,一边唸书、一边领导剧团;一边写剧本、一边当导演。

2008年,她推出的第一部作品为《Homesick Homeless》 ,写的是流浪汉的故事。

20年后重访涌乡愁

视隆市为异国故乡

西尾佳织喜欢掩着嘴笑,脸颊两旁深深的酒窝在手掌边缘露出来,给人一种既害羞,又热忱的印象。

这个小女子脑子里装有很多想法,关心周遭事物,她喜欢的题材,大半与弱势族群有关,她说:“我喜欢从框架外面思考问题。”

她曾经把一宗绑架事件改编成剧本,并从绑架者的角度,提出她对社会的疑问。有时候,她会跟合作的演员聊天,听他们的想法,从中取得一些写作灵感。

对于马来西亚,西尾佳织有一种特别情感,她曾经在这里度过6年童年生活,吉隆坡之于她是异国故乡。

5岁时,西尾佳织举家随着调职的父亲迁移到吉隆坡,11岁时又随父亲从吉隆坡迁回日本,之后20年,她不曾踏入这片土地。

她以为相隔那幺多年,自己对吉隆坡的感觉会像是一帧褪色的照片,哪知道,成年后的她走在显然比过去更加繁华的吉隆坡街道时,乡愁竟排山倒海扑面而来,让她意识到马来西亚在她心中佔有很大的位子,她的思维、她的情感与这片土地静静地牵连着,跟她所以是她,关係很大。

“可能因为曾在马来西亚生活,我能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去思考日本和日本人过去和现在的社会现象。”

槟日本横街曾设妓院

日妓多葬山打根墓园

在阅读过许多有关Karayuki -San的书籍与研究报告之后,西尾佳织决定再度回到马来西亚作实地考察。

她联络在德国舞台艺术研讨会上结识的马来西亚舞蹈家李人欣,并在对方及另一名本地男子协助下,于今年5月,展开为期两个月的探索之旅。

“这两个月来,我们到过槟城、马六甲、新山、新加坡和山打根寻找Karayuki-San曾经的足迹。”

她向我出示在乔治市日本横街拍的照片,这条街曾经是妓院所在。此外,她也拜访槟城等各处的日本人墓园,这些墓园埋葬过许多客死异乡的Karayuki-San,其中以山打根的墓园规模最大,这座墓园是妓院主人为妓女建造,至今仍然有人打理。

她发现写实文学作家山崎朋子在其着作《山打根的八号娼馆》中,描写山打根Karayuki-San墓地时,用了稍为戏剧性的写法。“书上提及基于对祖国爱恨交织的情感,Karayuki-San选择墓地背向日本,可是照我看来,有关墓地依山丘而建,山丘的方向本来就背对日本,不是她们故意如此。”这像是在宣称,她的剧本,将不会矫情。

“Karayuki-San并非全部都良善,也有一些后来升做鸨母,欺压其他娼妓。”

她在新加坡图书馆也找到一些相关书籍,在大量阅读当中,她慢慢把日本娼妓与二战连贯起来:“许多研究报告分析,Karayuki-San是日军在东南亚地区的垫脚石……”

西尾佳织简介

西尾佳织出生于1985年,在吉隆坡度过童年,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2008年创立“鸟公园”剧团,是该剧团剧作家兼导演,从事舞台剧创作10年来,共有近20部作品,包括《Homesick Homeless》、《Family Art》、《A School Girl》、《One Summer With An Old Lady From Mars》、《Hey God, Job's Calling》等。

她曾经荣获的奖项包括Geiso Connect首奖、Daisuke Awata Award、2016年年轻导演奖首奖及SICF Play 18 Akane Nakamura奖。

评日人终身只打一份工

身陷奴隶制却引以为荣

在刚刚过去的战争结束73週年纪念日中,日本明仁天皇虽在仪式上发表忏悔言论,但该国仍旧存在许多为日军侵略行为美化包装的保守派,许多日本人对这段历史态度冷漠,然而,早在中学时期,西尾佳织心里已经有许多疑问,“在日本,我们用终战的字眼,我一直在想,为什幺是终战,而非败战?“

她提起二战后,基于天皇在当年日本人心中的神圣地位,昭和天皇得以逃脱审判。“可是,作为当时的最高统治者,他怎幺可能完全没有责任?”她一面悄声说这件事很敏感,一面侃侃而谈。

她从这段历史说到日本人的效忠精神,“很多日本人一辈子只打一份工,把所有时间根精力悉数投入职场中,并且引以为荣。”

但在她看来,这是奴隶制度,而日本人毫不自觉深陷其中。

在探讨Karayuki-San课题的过程中,西尾佳织有太多想说的话,她的新剧本所概括的话题将包括性交易、女性自主权、政治、外劳、日本社会现象等等,需要时间慢慢梳理。

8月中旬,她在八打灵再也及槟城的3场分享会中,将作品暂名为《我想把纯爱给炸了》,在分享会中,她问了“什幺是纯爱?”、“以爱情为基础的性爱更加纯洁吗?”等多道问题,她给自己3年时间完成剧本,并希望届时能把该舞台剧带到马来西亚演出。

关键字: 西尾佳织勤编着筹演日妓舞台剧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申博私网放线|权威生活门户网|居民生活资讯|解决生活问题|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太阳神申博官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网络现金网